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芷媚——商业故事

谈谈精英教育,网络品牌研究

 
 
 

日志

 
 

蔫哥一怀:老愤青的艺术化生存[梁芷媚]  

2010-12-30 21:41:55|  分类: 我与亲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资料

《艺术VS设计》 《摄影:发现美的眼睛》里,我分别介绍了啥兄王力刘炜大老虎给喜耀的学生们上课。而蔫哥一怀也不能幸免,被我抓去给喜耀粤西学校的学生上书画课。

蔫哥的教法与啥兄不同。

蔫哥一上来就让孩子们拿笔纸来写,然后再示范给他们看,简单讲讲,用啥兄王力的话是:感性在先,理性在后;

而啥兄王力的教法正好反过来:先理性分析思考,再动手。啥兄给孩子们出了“设计箭头”的题目后,一再强调是你没见过的箭头,当孩子们设计完成后,啥兄便开始点评,表扬的是能够多角度思考、结合其他事物的作品。

最后,这几位艺术家都不忘让学生们多读书,多学习,勤思考才会有好想法,做出好的作品。


艺术化生存[梁芷媚] - 梁芷媚 - 梁芷媚——商业故事

蔫哥给学生们示范,校长陈可勇博士是粉丝,我也就只配给他拿麦克风。

 

 蔫哥一怀:老愤青的艺术化生存

 

前言

       蔫哥一怀最近要出他的书画集,这本集子有点特别,因为是由我这个书画界的外行担任主编。

      之所以能混个主编当,缘于我给他出了个馊主意。

      一般书画家的集子,多半都是作品集,对于外行而言,比较枯燥、沉闷。我建议蔫哥打破常规,把一些好玩的东西放进去,不管好的坏的,正儿八经的,丑而八怪的,只图个好玩,不闷。

       没想到蔫哥欣然采纳,还立即封了个官给我,我也就只好帮忙做点实事。

       例如,帮他联系了出版社——我的老师霍韬晦教授的法住出版社。因为霍老师喜欢蔫哥的为人与字画,不但帮蔫哥写了个序,还写了一副对联。

        那是今年10月,霍韬晦教授应国家宗教局和长江商学院的邀请到京,中间有一天的空闲时间,刘炜大老虎居然把霍老师忽悠上箭扣长城,啥兄王力、蔫哥一怀、霍老师的学生袁尚华博士和我作陪。

       在去箭扣的路上,霍老师问蔫哥:你为什么叫“一怀”?

       众人不知道霍老师为何有此一问,蔫哥正想解释,没想到霍老师自言自语地说:一怀,一怀,就是半怀山水半怀情……

       众人一听,击掌叫绝:蔫哥的书画寄情山水,半怀 + 半怀 = 一怀

      为了帮蔫哥多做点实事,不辜负“主编”这个光荣而神圣的称号,我追问霍老师:能否赐个上联?

      霍老师顺口又给蔫哥来了个:千里长风千里意。

老愤青的艺术化生存[梁芷媚] - 梁芷媚 - 梁芷媚——商业故事 

霍韬晦教授手写的对联

 

愤青的艺术化生存[梁芷媚] - 梁芷媚 - 梁芷媚——商业故事

蔫哥的作品:千里长风千里意,半怀山水半怀情

 

为了做好“主编”工作,我还强令一众好友为蔫哥的书写文章,乃至校对(蔫哥博客的特色之一是错别字,他明知错,恁是不改,反正大伙儿知道啥意思就行),当然,我自己免不了也得为蔫哥写一篇。

遗憾的是,蔫哥实在没什么光辉事迹让我写的,只好写写他的糗事。

无语蔫哥

第一次见蔫哥,我有点怀疑自己的眼睛——与博客里那个骂骂咧咧的愤青“蔫人一怀”是否同一个人?(相信大部分见识过网上网下的蔫哥的朋友都与我有同感)

去年10月我滞留在京,正与刘炜大老虎掐架,掐不过,便急CALL密友海伦进京援助,记得那天是海伦到京,啥兄王力说把蔫哥叫上,于是,刘炜大老虎便负责打电话,蔫哥可能说了些类似事太多脱不开身等理由吧,只听着刘炜大老虎立即改用威胁的口吻:你若不出来,从此绝交……

那天是涮羊肉,一群人胡吃海喝,天南地北,蔫哥在一边笑而不语,像个腼腆的大男孩,偶尔插半句,基本都是短语,例如:嗯、好的、是的。

我直接问蔫哥:你怎么不说话呀?网下网上判若两人。

还没等蔫哥回应,大老虎便把话题给抢过去了:这下你知道他为什么叫“蔫哥”了吧?用老北京话说就是“蔫坏”,平时憋着好像蔫了吧唧似的,可一坏起来就特狠的那种……

蔫哥一脸蒙冤,瞪着一双真挚的眼睛:不是啊,我天生就喜欢听别人讲话,这样就可以随时学到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听别人讲话不累,自己说话就很累,伤神伤气,也不敢乱说,怕说错话,怯场啊……

天啊,都奔5的人了(蔫哥生于1961年),还能如少年般纠结,没活明白,真难得。

如此,我也不好再难为蔫哥了,转了一个估计他不会怯场的话题:能不能送我一幅字画?蔫哥爽快就答应了。

愤青蔫哥

今年4月,我邀请啥兄王力、刘炜大老虎和蔫哥“南巡”广东,帮忙考察一个项目,我和海伦负责全陪,大家伙儿天天厮混在一起,蔫哥总算不怯场了。我终于见识了蔫哥那种“蔫坏”:话仍不多,但一出口便“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时不时蹦几句让人笑破肚皮的小幽默出来,很是画龙点睛。

有一次在香港摩罗街,蔫哥进了一间古玩店,店主用警惕的眼神示意他不要乱翻货品,蔫哥非上纲上线说人店家看不起大陆人,还骂人家是长着黄毛的土鳖,摸不让摸,动不让动,就好象这些商品是他媳妇是的,摸一下就好象我在耍流氓,生怕别人把他媳妇买走?……

一下子愤青机敏蔫坏的本色暴露无遗。弄得我也无话可说,不知谁对谁错!……

艺术蔫哥

相处久了,我慢慢发现,在现实社会,尤其是面对陌生环境和陌生人时,蔫哥往往会选择了平和、无语;

当他处于信任的环境、信任的朋友当中,蔫哥却是另一个人。他坦诚、幽默,不介意表达自己的情绪,不掩饰对现实社会的愤懑和不安,用他的话是“不装孙子”。

而当他进入真正属于自己的书画艺术世界时,蔫哥则像换了一个人,从容、淡定、自信中透着谦和,光彩夺目,周身都散发出独特的人格魅力。

看蔫哥的书画,能想象他画画时的状态,一种用笔墨纸砚遨游的感觉,没感觉他想追求什么,他的字画就像是下意识出来的,不媚俗。

在当今的商业社会,艺术往往是一些人展示自己才华的方式,甚至沦为生存赚钱的工具。但是,对蔫哥而言,艺术可能是他的避难所,是他的安全岛、舒适区。

每位艺术家之所以能成为艺术家,相信都有一个因果、缘由。

对蔫哥而言,也许正是他对现实的不适应,令他需要另一个空间,安顿他那颗敏感的心灵,这个空间就是他的书画世界。

 

愤青的艺术化生存[梁芷媚] - 梁芷媚 - 梁芷媚——商业故事

 2010年4月,与蔫哥在六祖慧能故乡新兴

 

版权声明:转载梁芷媚—商业故事请保留作者姓名及出处:
http://liangzhimei-2008.blog.163.com  ,否则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我要啦免费统计
  评论这张
 
阅读(242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