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芷媚——商业故事

谈谈精英教育,网络品牌研究

 
 
 

日志

 
 

我的祖母[梁芷媚]  

2008-09-27 22:18:32|  分类: 我与亲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资料

今天是我祖母诞辰,14年前的今日,我写了这篇文章,纪念我祖母。此文发表于1995年《万科周刊》。

爷爷与祖母

祖母是广东顺德人,姓何,是我爷爷的二房,因生了我父亲有功而得宠。爷爷在我两岁的时候死了,那时候祖母也有六十多岁了。据我父亲说,祖母就是那时侯开始变得罗里罗嗦的。

给祖母起外号

我小时侯很孤独却又很淘气,因此很暴躁,偏偏祖母喜欢唠叨她那些陈年破事,常常气得我捂着耳朵跳起来说:第99遍了,阿嬷(祖母的粤语称呼)。

小时侯觉得99是天文数字了,十个手指头也数不过来。邻居家有一个小红卫兵姐姐,跟我一样,对祖母的罗嗦烦不胜烦,便教唆我一起给祖母起外号,如:“何巴闭(‘巴闭’是广州方言,含有“大声、自以为是、张罗”等意)”、“何其罗嗦”、“何其烦”,总之,是“何某某”的一大堆。

那时侯觉得祖母的缺点很多,如爱打扮,穷讲究,贪吃,嗓门大,不让我上街玩,专门跟我过不去,等等,有99个那么多。

祖母出门

祖母每次出门,哪怕是到菜市场买菜,都要打扮上老半天。

首先,她会从她的衣柜里挑一件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拿出来在光线明亮的地方抖一抖,叹息一番以前的布料是如何好,质地是如何坚固,手工是如何精巧,现在的衣服,唉,给你们磨一下就要烂了,唉,今不如昔呀(我因此给她一个外号“何其反动”)。

叹息完了开始熨衣服。那时侯熨衣服很麻烦,先找一个平滑的地方,如桌面、床板,上面铺一块毛巾,洒点水,等熨斗热了,小心翼翼地熨。这一熨,就是大半天,我早就不耐烦了,一边在屋子里乱转,一边放声大喊:何其烦啊何其慢,走不走啊走不走。

面对我的威逼捣乱,祖母从容镇定,不紧不慢,只有在她穿衣打扮的时候,她才不言不语,娴静淑德。衣服熨完了,穿衣服更是讲究。她的衣服全是对襟衫,衣扣全在右边,扣完衣服,再用手在衣服上拍了又拍,顺了又顺,然后在第四颗扣子上系一条白手绢。还要梳一个髻,配上这套衣服的头花,鞋子,手镯,拿上袋子,全副武装,然后紧紧地拽着我的手出门了。

何其假

一出门便忙于跟街坊邻里打招呼,一步一微笑,三步一停留。

好不容易到了菜市场,人未到,声先到,老远便跟卖菜的叔叔阿姨打招呼,这往往是我最尴尬的时候,因为叔叔阿姨常常忙于卖菜,根本听不到,只好让祖母空热情一番。明明前天才见到这个人,祖母硬是说:哎呀,好久不见啦,你儿子怎么样啦?(我因此给她一个外号“何其假”)。

何其芳

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广州菜市场很脏很臭,买菜的老头老太太很多,菜却很少,排老长的队,常常买不到,而祖母每次都能满载而归。我想,用今天的话来说是:祖母擅长公关。看着别的老太太买不到菜满脸焦虑,垂头丧气,而祖母总是春风满面的样子,我这才有点佩服我祖母。我拉着她的衣裾,时时闻到她衣服里散发出来的樟脑丸的腐香,这时,我最愿意喊她“何其香”、“何其芳”。

中学时读何其芳的诗,祖母已经过世了,我常常有一种幻觉,希望何其芳是我祖母,可惜何其芳是男的,诗又太硬了,一点也没有我祖母的柔软,罗嗦。

从来没见过

祖母脸皮很厚,这点老是让我替她无地自容。例如,她买菜回来,人还没到巷门口,全巷的人都肯定知道她回来了。她总是跟她遇到的第一个老太太炫耀她买回来的菜是如何的新鲜,如何的好。

“你看这块五花肉,肥瘦搭配得多均匀,肉色晶亮,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的五花肉(其实每一头猪都有这么一块),哎,今天真好彩啊(总之,她每天都很好彩)……”,奇怪的是昨天那块五花肉是“从来没见过”,今天的那块还是“从来没见过”,后来我听广播里也经常说“亩产创历史最高记录”,便也就习惯了祖母这种句型了。

接着她会主动跟人家分享,五花肉该如何切,如何蒸,……她说得眉飞色舞,听得别人津津有味。

偶尔会遇到个别老太太沮丧地告诉她:你就好彩啦,我今天去晚了,买不到肉。

祖母一听,就好像一下子被卡住了一样,紧接着语调都变了,说:哎呀,不要紧,我也经常买不到肉,就是今天很好彩,这样,我晚上叫阿妹送几块五花肉给你,试试我的手势(老广州喜欢把自家做的好菜送给左邻右里尝,互通往来)。

父亲和我都遗传了祖母这毛病,总觉得自己拥有的东西是最好的,并喜欢跟别人分享——实际上是炫耀,家里的其他成员总是对我们这些行径进行无情的讪笑,常用的语句是“怎么这么像阿嬷呀”。

美食家

祖母很贪吃。用今天的认识来给她总结一下,就是:她人生的所有时间、精力、梦想都围绕着“吃”——在物资极度贫乏的情况下,如何让她的儿孙们吃得更好些。

那时侯家里变得很穷,全靠父母一个月加起来不到一百元的工资过生活。祖母在精打细算的同时,总能挪出些小钱来给我买零食。每次跟她上街,经过老字号莲香酒楼,她喜欢买一个香喷喷的油煎饼,给我一大半,自己一小半,并时时提醒我不要吃那么快,小心噎住。

每次吃饭,她总求我先吃饭,后吃菜。一小块肉,要咬开两半吃,碗里不许剩一颗米,她的理论是:浪费多少颗米,脸上就会长多少颗麻子,想一想,谁会娶一个满脸麻子的姑娘?

到今天为止,虽然我已经过了长麻子的年龄,也不再担心嫁不出去了,但我一直都保持着不浪费的习惯,尤其是米饭。

现在,偶然会想起祖母,要是她还活着该有多好啊,她前半生可能吃得很好,从她精于美食这点就能看出来,但她晚年过得太苦了,不但吃不好,还常常受我的气,她却没半句怨言,只会不停地追着我叹气:唉,早知道你这么顽皮,我就不生你爸了。 

后记

朋友打电话来,要求我将《奶奶》更名,因为奶奶不是广州人的称呼,因此更名为《我的祖母》。

版权声明:转载梁芷媚—商业故事请保留作者姓名及出处:http://liangzhimei-2008.blog.163.com  ,否则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日志

【啥兄王力】【密友海伦】

【船木令人“中毒”】 【寻找你生命的先知】

【商业神童是这样炼成的:狂傲的资本和理由(一)】

 

&x6211;&x8981;&x5566;&x514D;&x8D39;&x7EDF;&x8BA1;
  评论这张
 
阅读(262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