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芷媚——商业故事

谈谈精英教育,网络品牌研究

 
 
 

日志

 
 

中国制造(六):工程人员年收入过百万大揭秘[梁芷媚]  

2008-12-08 22:49:55|  分类: 中国工厂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景资料

中国制造(五):惊心动魄的工厂偷货内幕里,我谈到要写写Peter 的“自己人偷货事件”,以及由此引发的家族纠纷。但一想到写这个话题,我自己首先就晕,真不知道从哪先说。想了很久,还是要从“工厂非法审问逼死老员工”开始。

Happy trouble:痛并快乐着

自从2001年接到美国客人的第一张订单、验厂成功后,Peter的工厂就像杀出了一条血路,可以直接获得欧美客人的订单。2002年,Peter的幺弟从某名牌大学市场营销毕业,加盟业务部,与Peter的妹妹一起负责开拓欧美市场,工厂更是如虎添翼。渐渐地,工厂已经不太接别的厂做不完的订单,啃别人啃过的骨头了。

2003年开始,订单像疯了一样猛涨,行政部每天都要招人,厂房不断扩充。Peter说,那时候最大的烦恼是订单做不完,不得不外发给一些山寨厂代加工。

第一个美国客人成了Peter的老熟客,当Peter告知美国人自己的订单烦恼时,美国人幽默地告诉他,这是Happy trouble(快乐的烦恼)。那一刻,Peter的心情立即好起来,真的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一天。那段日子,peter虽然很忙很累,但心里却很甜。

让Peter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快乐没能够持续多长。自2005年底开始,一连串不快乐的烦恼发生了。

大弟媳的家事:浪子回头因病起

事情还得由Peter的大弟弟说起。

大弟弟为人忠厚老实,1998年,大弟弟跟着Peter夫妇一起创业,从雕刻工做到车间主管,可谓劳苦功高。2001年,大弟弟娶了厂里一名文员,是个能说会道的湘妹子。弟媳家贫,又是家里老大,底下4个弟弟,对外家照顾有加。

大弟媳的父亲人称陈师傅,懂水电。大弟媳提出让老爸到工厂里负责工程部。陈师傅倒也兢兢业业,赢得厂里一片好评。

2003年,大弟媳的小弟弟(真复杂,我们且称他为陈小舅吧)技校毕业,也到了工程部。

可这位陈小舅却是个好吃懒做的主,一天到晚尽耍小聪明,喜欢交些不三不四的人,大弟媳之所以要安排他进工程部,就是要让父亲来管着他,怕他学坏。

谁知这位陈小舅进厂后恶习不改,相比之下,Peter太太的弟弟也在工厂,却非常懂事,后来还做了新厂(专门对付验厂)的负责人。

也许是一件不幸的事改变了陈小舅。陈师傅在体检的时候验出了肝癌早期,Peter立即安排他在东莞当地看病,但是,这种病不是急病,要慢慢治,陈师傅便一边治病,一边工作,只是工作量少了很多。

人们就是在那时候发现陈小舅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每天起早摸黑地干活,老催父亲回宿舍休息,什么都不让老爸管。大弟媳松了一口气,觉得老爸虽然生病了,换回一个懂事的弟弟,也算不幸中之万幸。

忠孝难两全:怎一个贪字了得

日子紧张重复地过了一年,大弟媳发现弟弟陈小舅变得有钱了,又开始交些不三不四的朋友。陈小舅解释说,偶尔跟朋友赌一把,运气挺好的,总能赢些钱。

大弟媳看到弟弟常常很大方地给钱家人,尤其是对父亲,又是给钱,又是陪笑,而父亲总是黑着脸,弟弟也不恼不怒,反过来劝姐姐,说病人容易生气,动肝火,不要与老爸计较。大弟媳常常被弟弟的孝顺所感动,对弟弟赌博、交损友的事也就不多说了。

2005年底,主管财务的Peter太太发现公司的订单空前的多,人员规模也达致历史性的3000多人。但奇怪的是,工厂小的时候能赚钱,大了反而赚不了钱,工厂的账务处于亏损状态。

稍一调查,发现亏损的原因很多(暂不分析),其中成本开销空前的大,尤其是工程部,光柴油的支出就大得吓人。

东莞能源一直就很紧张,每当停电的时候,全靠自备的柴油发电机发电。而柴油发电的费用大约是供电局供电的3倍,工业区一周至少停2次电,加上订单多,天天加班,所以柴油费用很高,大家都不在意,以为是正常的。

Peter太太让自己的亲弟弟拿新厂的工程部开销来对比,一对比吓了一跳,相差太远了!于是,Peter太太不动声色,连Peter都不告诉,让弟弟派一个新厂不起眼的亲信应聘到工程部做卧底。

不到一个月,真相都水落石出了:

每次收柴油,都是多写少收,而负责监表的女仓管员与陈小舅有暧昧关系;

厂里的小车、铲车、货车都是由工程部管,每次都是到指定的地方加油、维修,回扣应该不会少;

最绝的是,机灵的卧底竟探查到了通往工厂外面的水管和电线,原来工业园门口的几家小食店用的全是厂里的水电。

还有机器和水电设备的保养维修、自动夹具和架具的制作、机电相关物料的购买、照明、风扇、门窗……每月的费用都不少,照此推断,当中的手脚应该也不会少。

粗略估计,陈小舅每月至少有10万的桌底收入。

最让Peter太太气愤的是,种种迹象表明,工程部所有一年以上的人员,包括陈小舅的父亲,也就是陈师傅都是知道这些事的。

三司会审:“逼死”陈师傅

正当Peter太太在搜集证据的时候,工程部有一位老员工要辞职了,Peter太太一下子就急了,不能让这个重要证人兼嫌疑人就这样走了。而Peter又恰好去了美国,要过两周才回来,于是,太太跟弟弟商量了一下,决定来个三司会审——让弟弟及亲信把工程部及相关人员(女仓务员等)单独隔离起来审问,当然,也包括陈小舅、陈师傅。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口供一致,大家都说不知道。

陈师傅更是干脆什么都不说,也不吃不喝。八个小时后,陈师傅要求见Peter太太。

Peter太太一来,陈师傅扑通就跪下了,哭着求太太放过陈小舅,因为自己生病,知道儿子贪污的时候已经是半年后的事,但根本就管不住儿子,因为生气,病情越发严重……

Peter太太是晚辈,看到老人家跪在自己面前,心一软,就说您先起来……

谁知道话没说几句,陈师傅就晕倒了,Peter太太一下子慌了,立即让人送去医院。

可能是气急攻心、羞愧难当,加上肝癌已经拖了几年,陈师傅没过三天就去世了。

“三司会审”当天,Peter在美国已经知道,赶紧就定最早的飞机回国,回到东莞正好赶上陈师傅去世。

悲情哭诉:两大阵营对垒

厂里一下子就炸开锅了,很多人都偷偷地说,是Peter太太逼死了陈师傅。

尤其是大弟媳,哭得死去活来,数次晕倒,她向所有来安慰她的人哭诉父亲陈师傅是如何兢兢业业地为工厂工作,后来验出肝癌早期,依然把厂里的事看得比自己的生命、健康还重要,工厂数次机电出问题,幸亏是父亲带病苦干数天,否则工厂的损失该有多严重啊。人病了2年,谁来关心过?谁来安慰过?……

正所谓:讲者有心,听者更有意。Peter太太知道大弟媳这些哭诉后,气不知道打哪处发,也向自己的亲戚哭诉:

陈师傅人虽然不坏,但明知道儿子贪污,却睁只眼闭只眼,2年多来,陈小舅估计贪污超过200万,工厂辛辛苦苦地做几年,也没有他利润高啊。

再说,陈师傅每次的医药费,全是厂里报销,至于关心安慰,正所谓久病床前无孝子,他是慢性病,怎么安慰?

工厂每天都问题百出,自己和丈夫天天在打仗。手脚慢些都可能全军覆没,哪来的精力安慰身边的伤病员?

跟着Peter创业这么多年,好听叫老板娘,是财务总监,但从未享过半天的福,忙完工厂还要忙家里,自己也落下一身病痛,谁来安慰过?!

……

于是,人们便根据自己的喜好、立场分出了两大阵营。

Peter太太阵营的人说:她哭什么哭!怎么不提他们父子贪污的事?明摆着是转移视线,她弟弟那笔贪污帐怎么算?

大弟媳阵营的人说:人都死了,她还说风凉话,还动不动就提什么钱啊钱的,有钱人真是冷酷无情啊,让人寒心……

报料电话:与媒体产生过节

也不知道是谁打的报料电话,几大媒体的记者蜂拥而至,顿时矛头全都指向了peter,说工厂非法审问,逼死老员工……

Peter和太太耐心地跟记者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年轻的记者哪里听的进去?个个气势汹汹地指责Peter:人都被你们逼死了,还敢狡辩?

Peter当时气得说不出话来,立即把记者轰走。

陈师傅实际是因为肝癌病死、被不肖的儿子气死的,却被记者、大部分员工说成是被老板逼死;

陈小舅贪污,导致工厂损失惨重,不但没有人去追究,现在反倒成了受害者?!(Peter跟媒体记者的过节就是在这件事开始的)

被轰走的记者更来劲了,在工厂里随意访问,准备写一篇爆炸性的报道。很多工友都积极响应,有的没的都把自己的见闻、看法告诉记者,结果无数的观点角度,无数的旧事重提,无数的是是非非……,所有症结一触即发(peter对媒体的偏见也从那时开始了)。

Peter实在忍无可忍,又是托人,又是找关系,总算是找到媒体的头,好不容易才制止了记者的报道。但是,这件事已经像病毒一样蔓延开了,在工厂余音绕梁,多月不息。

后记

工厂亏损、陈小舅贪污、陈师傅死亡、媒体记者指责和访问、两大阵营对峙、大弟媳和自己太太的哭诉……Peter被闹得心烦气躁,免不了也怪责太太瞒着他搞调查,而太太被丈夫轻轻一说,立即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也开始要死要活了。Peter太太的弟弟(新厂的负责人)实在看不下去,觉得Peter家也太欺负人,于是,也参和进来了。

让很多人都没想到的是,所有这些麻烦事仅仅是开始而已,有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还没出场,还有更大的事在后面等着。

(续集:【中国制造(七):家族企业的职业化瓶颈】,感谢垂注!)

版权声明:转载梁芷媚—商业故事请保留作者姓名及出处:http://liangzhimei-2008.blog.163.com  ,否则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日志

【中国制造(一):面临淘汰?】【中国制造(二):350元到千万身家的发迹史】

【职业化课程(一):开发高手要跟老板对着干】 【6000万打造的品牌噩梦】

【倒闭潮下中国老板的对策(一):跑路到东南亚?】 制造业老板的败落与对策

【中国制造业境外设厂的现实困境】 【“保姆助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一)】

【商业神童是这样炼成的:狂傲的资本和理由(一)】

【职业化课程(四):李嘉诚的游 戏人生】 制造业老板的败落与对策

【老板能否从“4万亿”中获利】 【倒闭潮下的东莞长安】

【中国制造(三):道不尽创业老板风光背后的辛酸】【中国制造(四):“血汗工厂”造假实录】

 

 

 

  评论这张
 
阅读(4309)|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