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芷媚——商业故事

谈谈精英教育,网络品牌研究

 
 
 

日志

 
 

中国制造(五):惊心动魄的工厂偷货内幕[梁芷媚]  

2008-12-04 00:30:10|  分类: 中国工厂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弱势群体”的控诉

上一篇中国制造(四):“血汗工厂”造假实录中,Peter谈到被人骂他造假、奸商,媒体披露富士康、玖龙纸业等是“血汗工厂”时,突然非常愤怒——很“愤青”地骂媒体记者不了解情况,动不动就乱写乱说,以片面之词误导大众,让我一时很是摸不着头脑。

Peter说:现在的媒体要不就是追热点,关注大企业、外企,要不就是摆低姿态,同情社会底层,讨好白领大众,我们这群夹在中间的中小企业老板才是完完全全的“弱势群体”(Peter不知道,其实社会上还是有不少专为中小企说话的媒体呢)。

毛主席都说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可现在这帮媒体记者调查都不调查,动不动就乱写一通,简直是太可恨了……(这么激动,摆明了是苦大仇深)

我让他举例。

没想到这个例子一举,竟然引发了一连串关于偷货的讨论,我讲了我的“偷货见闻”,Peter却爆出了更令人惊心动魄的偷货内幕,着实让我长了一回见识。

著名的“女工搜身”事件

Peter所举的例子就是2001年在深圳发生的某外资厂对56名女工非法搜身事件。

Peter很气愤地对我说:媒体只是大篇幅报道工厂非法搜身,女工人身受到侵犯,精神受到刺激,还有3个女工住了医院!

他们怎样就不写写人家外资厂为什么会搜身?

全是因为那些女工里面混进了害群之马,偷了人家厂里很多货!人家实在是忍无可忍才搜身的!

你知道工厂被偷货,后果有多严重吗?!

何止是“精神受到刺激”!你知道有多少工厂被偷货偷倒闭了?!(天!不用冲着我发火,我是无辜的)……

这些记者总是一厢情愿地哭诉工人是如何受苦受难,怎么从不写写我们厂方是怎样被她们那些害群之马给坑害的?搞得让老百姓总觉得老板个个是恶人!是奸商!……(奇怪!火气这么大,是不是有冤情?)

中国制造(五):工厂偷货实录[梁芷媚] - 梁芷媚 - 梁芷媚——商业故事

“女工搜身”(网络图片)

偷货供应链

做顾问项目多年,对于偷货,我自认为有点见识。

九十年代,耐克的乔丹球鞋在东莞生产,还没出货,耐克的高管便在香港的店铺看到新款出售,原来“全球最新发售”居然是由“偷货供应链”开始的。那次事件引发了东莞外资鞋厂集体整改的“蝴蝶效应”,后来情况好多了(Peter说我只是人云亦云,偷货根本没有那么简单,偷货现象也根本无法杜绝)。

香港朋友Jane最喜欢到深圳罗湖城淘货,她说有时能淘到一些未上市的名牌,绝对是真货(因为那是贼赃)。罗湖城刚开业的2年,偷偷出售的所谓名牌“A货”,基本上是偷出来的真货,只是后来消费者需求量大了,供不应求,才真的有人开始专门生产假冒的名牌“A货”出售。

前些年我在东莞做顾问项目,常去一家发廊洗头,发廊师傅的副业就是销赃,提供名牌衣服、鞋子的照片给客人看,“客户”选样下单,登记所需要的尺码,颜色,然后电话通知取货,因为什么时候能偷出来很难说。价钱通常是双方预先谈妥的,一般是零售价的1-3折,如果属于新款,市场上仍未有价格,则参考同类旧款。

实际上,偷货者所获得的利益是非常有限的,而利润最大的还是属于销赃商,因为他们掌握客户(规则依然是“渠道为王”)。

偷货见闻,闻所未闻

当时我正在企业里做组织变革,对那些货是怎样偷出来的非常感兴趣,于是便向发廊师傅请教。师傅刚开始比较警惕,说不知道。后来我经常在他那里又烫发,又买美发产品,还不断带朋友到他那做头发,混成了他的VIP。有一个上午我在他那做头发,中途他接待了几批来拿货的客人,可能是心情高兴,便向我透露了些偷货的内幕。

他有一个老乡在港资厂做了6年清洁工,厂里的人都觉得他特别善良、朴实、敬业,月薪才650元,却任劳任怨,实际上他每月收入至少上万(噢,买葛!)。

发财的门路就是每天倒垃圾的时候都能捎带倒一些工厂的产品出来;另外,工厂里随地乱放的物资,很多时候都被他当垃圾扫进垃圾车里“倒掉了”。就这样,他靠这条门路,在老家起了房子,两个儿子都上了贵族学校,自己在东莞也包起二奶,日子可是过得滋润着呢。

还有几个女工,也常常到他这里来销货。她们喜欢穿宽大的长裙,把偷来的鞋子绑在大腿上,每天至少可以偷一双。

最明目张胆的要属车间里的干部、白领之类的人,如果他们偷起来可是最方便的。每天上下班背着背囊进进出出,其实装满货,有些是保安不敢搜他们,有些是与保安串通,反正货物都是老板的,老板又经常不在工厂,不拿白不拿。

像鞋子、衣服、塑料等不易碎的货品,还可以在交班的时候扔到临街的窗户外,下班的工友就在下面接应,来个里应外合。

保安的销货频率颇高,一方面监守自盗最容易,另一方面不少人要买通他们,个别女工为了偷货方便,不惜与保安发生关系。

很多偷货的人都是蜘蛛侠,深夜才出来活动。

“六段偷货高手”修炼秘笈

Peter听完我的“见识”,有点不屑地说:你讲的只是那些小偷小摸。有组织的偷货团伙你听过吗?

偷货有几个段位。

一段高手是员工偷来自用、馈赠亲友;

二段高手也是员工偷来做点小买卖,赚点小钱,刚才你所说的“偷货见闻”,全部属于这两个初级段位的;

三段高手是管理层自己开间山寨厂,尽量偷些东西供养自己的厂用,开源节流嘛,例如一些零配件、工具、办公文具之类;

四段高手是接些别厂的货回来加工,在晚班做,利用老板的设备、电力、工人做自己的活,有时候连料都是用老板的,夜班零点到五点,6点前清场,料及成品整车运走。这种情况通常会出现在外资厂,老板经常不在,交给亲戚打理,而亲戚的责任感又不强,个个都是该吃的吃,该睡的睡。

五段高手同样是开山寨厂,成品偷出来不是为了赚点小钱,而是用来做样板接订单;偷贵重的模具、半成品、原材料、辅料、甚至包装材料到自己的山寨厂组装,总之,货品所有的物料,几乎都是靠偷回来的。

Peter说:我这也是听一个台湾老板说的,他发现工厂有一段时间一天到晚要补料,各类大大小小的物料,值钱不值钱的,几千几千地补,主管说是次品多,他亲自查了一下,发现根本不见多少次品。真见鬼了,那些物料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人间蒸发了。后来明查暗访才知道,三个高管在外面有自己的同类工厂,其中两名还是台湾人。老板到公安报警,但公安说法律是讲证据的,必须当场人赃并获。因为已经走漏风声,那三个高管后来自己辞职了……

六段高手那就更绝了,连工厂都不用开,只租一个仓库直接销货就好。请一些不正规的运输公司,与司机串通,在工厂装好货,直接开到仓库卸货,然后再开到港口“出货”。往往货物到了国外才发现少了或者全被掉包了,再追查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后来有人总结,每次这种“特别”出货的日子,当天肯定是出了不少乱子,总能确保事后调查的时候大家各有各说法,一笔糊涂帐。

这些情况不是在电影才看得到,在现实中就有。我听说一个港资厂,做圣诞货品的,结果到美国才发现全被掉包了,再补已经来不及了,美国的经销商那年就没有货物上架,损失惨重,按照合同,让港资厂赔,结果就这么一笔,港资厂就倒闭了。

一、二、三段主要围绕成品来偷,通常属于个人行为;四、五、六段有组织、有预谋,已经属于偷货团伙了,都是规模性的有销赃渠道的。一旦建成了自己的销赃渠道,则全是识货之人,哪些贵重,就先偷哪些。那些“偷神”、“盗圣”级的多数都是通过车辆偷运出去的,买通保安、糊弄的检查一下就了事等等,都为大侠们创造了良好的偷货条件……

我问:还有更高的段位吗?

Peter:那就不是偷了!是抢!!

偷货围剿战:外资厂VS大陆厂

我问:那你们工厂有什么好方法对付偷货吗?

Peter:2001年那家外资厂搜身事件,搞得很多外资厂再也不敢搜身了。也难怪,他们在咱大陆人的地盘人生地不熟,做事不够胆,不灵活,后来陆续有几家外资厂宣布倒闭走了,被偷得没办法啊(我不同意这个说法)。有外资老板跟我说,出货1万件,我们通常多订500件的料,预备次品、顺手牵羊的,谁知道,500件往往根本不够,后来又变成1千件,还是不够,好几次都搞得损失惨重,怎么做得下去?!

还是咱大陆的老板有办法。我有朋友在工业园开服装厂,深圳那次搜身事件出了以后,他把工业园的老板都组织起来想办法,他们联合起来搞掂了当地的治安巡逻队,让治安队在工业园门口随意截查,翻包搜身都不关老板的事,凡是查到偷货的,二话不说就关起来,让全厂的人都知道,最后要工厂保他出来,杀鸡儆猴。这一招对付小偷小摸很有效。

但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偷货团伙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了。

用人要疑,疑人要用

“你知道工厂被偷货的后果吗?”Peter反问。

我当然知道:明明需要出1万件货,哪怕少了100件,工厂便无法准时出货,轻则需要补料,重新开拉生产,重则要用飞机送货,遭受客户的惩罚条例,甚至失去公司赖以生存的客户。

光是补料重新生产,这里涉及的部门可能就有采购、仓库、排产、各生产环节、QC、管理成本……

偷窃的货物价值可能只是10元,偷窃者可能只得5元,但工厂后面的损失显性价值、隐性价值加起来却可能是1千元,甚至1万元;

我曾经到过一家工厂参观,物料种类不多,仓库却乱得一塌糊涂。

我告诫老板,很多事情是很简单的,比如仓库,出库入库,只是加减法的问题,如果乱,不一定是能力、责任感问题,很有可能是别有用心,故意搞乱,因为乱才可以浑水摸鱼。

管理不善的地方,偷东西是常有的事,如何堵截?不靠招来一批道德水平高的员工,“规则不好,好人变坏”,每天放着几十、几百,甚至几千,几万元的物资,没有方法监管,考验员工的道德水平,实在是太冒险了,是诱人犯罪。

俗语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有些人对这句话的理解仅仅停留在表面。在企业里,我们提倡“用人要疑,疑人要用”,不是教大家把员工当贼防,而是用制度来“疑”,来监管。

我建议老板安装闭路电视,而闭路电视的控制室要让值得信任的人负责。另外,要重视保安队伍建设。物料出入数据要清晰,要有监控,要有责任人和考核……

工厂被偷货是现象,是结果,根源还是在管理上。

我问Peter:你的工厂被偷过吗?

Peter叹了一口气:

“我一直以为,被偷的都是外资厂,我的树脂,绝大部分都是欧美产品,中国人基本不适用,加上我工厂里亲友一大堆,所以一直以为偷货现象与我无关,谁知道偷东西的偏偏是自己人……”

后记

基于篇幅关系,我将在下集写Peter 的“自己人偷货事件”,以及由此引发的家族纠纷,Peter正是在那次事件中与媒体记者发生了过节,从此对媒体就很有偏见。

前些日子,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写这篇偷货实录,因为它实在有损国人形象,实际上,偷货的现象并不普遍,只是在管理不善的企业里时有发生。我不同意Peter说是偷货导致工厂倒闭,偷货只是结果。

与其说是偷货导致倒闭,还不如说是管理不善导致工厂倒闭,主要责任仍在老板身上。

很多中小企业主,像Peter一样,本身是市场高手、技术高手,却不是管理高手。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就出现管理瓶颈。他们资源有限,该如何有效地突破呢?这是我一直研究的问题。

(续集:【中国制造(六):工厂非法审问“逼死”老员工】感谢垂注!)

版权声明:转载梁芷媚—商业故事请保留作者姓名及出处:http://liangzhimei-2008.blog.163.com  ,否则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5579)|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