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梁芷媚——商业故事

谈谈精英教育,网络品牌研究

 
 
 

日志

 
 

中国制造(四):“血汗工厂”造假实录[梁芷媚]  

2008-12-02 18:10:42|  分类: 中国工厂实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磨一剑:“打工剑”VS“老板剑”

Peter与我认识于2005年,在一次企业家研讨会上,我谈“十年磨一剑”,正好打中了Peter的穴位——他觉得我句句都说到他的心坎上。

前些天他到广州来找我,又提到“十年磨一剑”。

第一个十年,磨的是“打工剑”。帮人打工,会受气,有委屈,付出很多,但过得很踏实,心不累,每天晚上倒头就睡,银行存折的数字逐渐加大;每天下班,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每年还可以放假去旅游,恋爱、娶妻、生子,全在打工的十年温馨地完成。

第二个十年,磨的是“老板剑”。从一个山寨厂老板变成千万身家,别人看的是一路风光,自己感受的是一路艰辛。

交了很多学费,受了很多窝囊气和委屈,晚上常常失眠、做噩梦;梦里面不是被客户追货罚款,就是被供应商追款催命,还有违规犯法遭政府查封冻结……

“十年一觉扬州梦”(Peter喜欢诗画,本应是个文艺青年),没想到今天以倒闭告终,磨了一把失败的“老板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名声、亲情、友情、健康……

……

听着Peter谈十年“剑道”,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唯有陪着他一起唏嘘。

眼看他越说越消沉,我转移话题,问他做工厂最难忘的是什么,没想到他给我讲了一大段造假的历史,还说自己做的是“血汗工厂”。

 “假文凭”:ISO认证

Peter告诉我,他的人生有很多转折点,工厂的第一个转接点是第一次接美国客人的订单,令他最难忘。

Peter刚创业时主要是依靠台湾老东家的订单,后来陆续接到其它台湾厂、香港厂做不完的订单——做OEM的OEM,利润非常微薄。2000年,Peter的小妹妹在外语学院英文大专毕业,加盟Peter公司,成立了业务部,直接对欧美客户,利润相对好了些,但问题和风险接踵而来。

第一次与美国客人谈生意的时候,妹妹在旁边翻译,Peter主谈。客人对Peter的样品、报价都非常满意,准备先下2个货柜试一试,在签合约的时候,美国客人随便问了一句:你们公司是走ISO的吧(国际质量体系认证)?

Peter一下子懵了,当时在场所有的中方人员都不知道ISO是什么,幸亏Peter反应敏捷,立即回应:当然是啦。

回到工厂,Peter立即召集管理层开会,商量对策。品质部经理向Peter解释了什么叫ISO,并且指出,原来是给台湾厂、香港厂做外包,做不做ISO没人管,但如果直接面对欧美客户,ISO势在必行。

于是,Peter指定品质部负责落实。品质部经理找了几家做ISO的顾问公司报价,最后货比三家,只需5万元就可以获得ISO9001认证。

ISO顾问公司派了一位顾问,搞了1次管理层培训,2次全员培训,提供了一大堆文件表格让各部门去填,发了一个ISO认证的证书,收了5万元就走了。

Peter非常满意,让人将有效期为3年的ISO证书挂在会议室里,供客人看。

在接下来的业务中,Peter发现这张ISO证书非常有用,它是做欧美业务的准入证。不过,要真的落实ISO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Peter说:ISO要“写我所做,做我所写”,但是,工厂里大部分主管都是只会干活、赶货,哪来的时间写?那都是浪费时间,我特意请了一个人专门做假文件,应付验厂。

确实,Peter以下的大部分主管都不会用电脑,不习惯阅读资料,更不要说写了,他们都是凭本色做事,靠的是对行业熟悉,勤奋。加上对ISO认识不深,执行又打折扣,不造假还能做什么?

曾经有ISO顾问公司的老板跟我大吐苦水:什么东西进了中国就要走样,刚开始做ISO是真做,动辄几十万、上百万顾问费,因为执行ISO是企业的一个重大改革,是大工程,需要有经验有能力的顾问指导。但是后来ISO认证变成应付欧美客人的“假文凭”,几万元甚至几千元就能买到,随便一个大学毕业生,稍加培训就去指导工厂做ISO了。于是,真做ISO的公司就做不下去了,卖认证的公司到处都是。这叫“劣币驱逐良币”。

因为觉得ISO是走过场、形同虚设,有些老板甚至认为ISO是欧美客户用来刁难中国企业的方法和手段。

缺乏造假经验,失败告终

熟悉工厂的人都知道,做欧美订单,基本要经过验厂这一关。

所谓验厂,就是客户(或者第三方认证机构)来公司看厂,检查你公司的规模、产能、其他综合能力,以及有无相关的认证证书(不同行业、客户标准不一),如果公司的运作情况能保证满足客户的要求,而且报价合理,基本上就可以确保下单。

Peter要应付第一次验厂,可谓三军总动员。所有的管理人员、文职人员连续一周全部投入造假文件的热潮中,尤其是验厂倒计时最后两天,大家都熬了通宵。

Peter说第一次恭候验厂员,感觉像恭候中央首长一样,激动、紧张中带着惶恐。

验厂员是香港人,他们拿出一份文件清单,让Peter按照清单上的栏目去做准备,它们包括工资、社会保险、安全等方面的内容,内容十分详细。比如需要提供工厂工人近一年的工资记录、社会保险、安全纪录、环保监测合格证明、危险品清单、消防演习等有关资料。另外,还有工人身份证复印件,工人人事档案资料,警告、罚款记录等。

Peter让人搬出早已准备好的资料,验厂员看过后提出要到车间察看,并从工人花名册里随意抽出20人,要求与这些工人单独谈话。

结果车间现场一察看就出问题:消防、产品标识、作业指导书、现场管理、文件规范与做法的一致性等等,问题一大堆。

不过,最大的问题还是与工人对话,全露馅了:几个工人表示没有签合同,还有的没有参加社保,还有一个工人17岁零10个月,未满18岁;最要命的是超时加班的问题……

Peter说,他们要求“每天加班不超过3小时,每月加班不超过36小时,每周休息至少一天,每周总工时不超过60小时”,怎么可能?!如果我们要照这么做,早就要关门倒闭了!

总之,第一次验厂以失败告终,大家失望之余并不气馁,在总结会议上,大家一致认为是缺乏造假经验所致,只要总结教训,做充足的准备,定能取得胜利。

中国制造(四):“血汗工厂”造假实录[梁芷媚] - 梁芷媚 - 梁芷媚——商业故事

工人培训用答案纸(网络图片)

心协力齐造假

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为了对付第二次验厂,Peter要求全民皆兵。其中难度最大的是抽查工人谈话这一关,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首先是组织全厂培训,重点是背诵验厂提问的正确答案,并要求部门主管对工人进行考试,如果背诵不出来的,主管要向行政部上报名单,届时将会让那些“不合格”员工放假;倘若行政部抽查出有工人背错的,则部门主管要扣发当月工资的10%;另外,所有未满18岁的工人,带薪放假。

为了加强记忆、保证效果,验厂前一晚,行政部首次举办全厂晚会,买了一大堆牙膏、洗衣粉、糖果、饼干等生活用品、食物,举行有奖问答大赛,凡是答对的都有奖品。

那个晚会举办得空前成功,收到了出乎意料的完美效果,工友们几乎全部答对,其中有一个人答错,主持人问“大家说对还是错?”,台下居然齐声喊“错!”。当所有问题竞赛完毕,还有人高喊:“再来一个问题!”。

晚会结束,工友们依依不舍,其中有人向领导反映,希望今后多些验厂,多举办这样的晚会。

另一个让人雀跃的规定是:如果这次验厂通过,食堂加餐,每人一个鸡腿,被验厂员抽去问话的员工每人发放50元奖金。

在全厂工友同仇敌忾下,第二次验厂终于通过了,大家激动得不知道如何表达,几个女文员竟然相拥而泣。当天晚上,工友们幸福地尝着鲜味的鸡腿,时不时听到有人相互提问验厂的问题,然后有人应声作答,然后哄堂大笑,掌声,比过节还热闹。

Peter说,他那天非常激动,不仅仅是因为验厂通过了,最重要的是他看到大家的团结、激情,好像又回到创业初期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按足验厂标准能盈利吗?

随着欧美订单的增多,验厂的频率也越来越多,因为工厂的人员规模不断扩大,工人的流动性也大,新员工往往不知道如何应对验厂,动不动就培训、考试、晚会,劳师动众,成本太高。

Peter指示行政部,要培养出一批老员工,专门应付验厂,凡是验厂日,便让那些不懂验厂的员工放假。这种方法用了一段时间,挺有效。

但是,后来订单量实在太大,而验厂的频率(还有跟进验厂)也太高,动不动就放一部分人的假,不但打乱生产计划,出货也成问题。

Peter经过一番思量,决定在邻近的镇开一个新厂,全部按照欧美客户验厂的标准要求来设置,所有的验厂都在那里举行,不用造假,也不用提心吊胆。

那是一个漂亮的小厂房,工人宿舍还有空调。

让Peter万万没料到的是,新厂工人的福利虽然很好,但流动率比老厂大多了,因为新厂按劳动法不能超时加班,工人的收入自然少了。

很多工人说,千里迢迢从家乡出来打工,不是来享受的,要趁着年轻赶紧多赚点钱,不加班老放假,既不挣钱还得花钱。放假一上街基本就花钱,不上街呆在宿舍又无聊,还不如让我们加班吧。另外,宿舍配空调,造成很多矛盾,因为电费是要同宿舍的人分摊的,有人非要开空调,有人嫌电费太贵……

为了留住工人,Peter不得不增加工人的工时工资;另外,凡是老厂订单多,货期紧,Peter就让行政部安排一辆中巴,把新厂的工人分批接到老厂加班……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加上新厂要按足劳动法、验厂标准走,管理成本自然比老厂高多了……

一年下来,Peter发现新厂处于亏损状态,不过,因为验厂有功,就一直用老厂赚的钱来补贴新厂。

后记

Peter造假的经历,有人骂他是“奸商”;工厂不按劳动法办事,他自己就自称“血汗工厂”,但检视一下Peter这类工厂的自身条件、资源和生存环境,不这么做根本无法生存!

制造业产能过剩导致大家打价格战,欧美客户拼命压价,另一方面又要中国工厂按足他们的标准,如果企业按足验厂标准、劳动法,根本没有竞争力。

Peter说:江山是靠“血汗”打出来的,付出最多“血汗”的是我们这些老板,什么“每周总工时不超过60小时”,我们是每天起得比鸡还早,睡得比狗还晚,过着“鸡狗不如”的生活!付出这么多,好运的能赚到些钱,但根本就没多少机会花钱,全用在扩大生产上了;不好运的,连本钱、生命都搭进去……

媒体披露富士康、玖龙纸业等是“血汗工厂”,很可笑,如果它们是,那么东莞绝大多数工厂都是“血汗工厂”。

欧美是发达国家,当然有条件享受生活,但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很多人还在生存线上挣扎,哪有资格说生活品质?!现在的人未富先娇,不知道底层老百姓的生活和需求!

都是那些媒体记者!动不动就乱写!!误导大众!!!

……

Peter突然很愤慨地骂起媒体记者了,让我一时摸不着头脑,他骂人的时候,不太像老板,倒有点像“愤青”。

(下集【中国制造(五):惊心动魄的工厂偷货内幕】,敬请垂注!)

版权声明:转载梁芷媚—商业故事请保留作者姓名及出处:http://liangzhimei-2008.blog.163.com  ,否则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评论这张
 
阅读(497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